首页 > 环保园地 > 环境时评

环保税征收倒计时,排污企业慌了!

来源:国是直通车 时间:2017-11-03

  从2018年1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以下简称《环保税法》)就要开始实施了。这意味着,再过2个月,运行38年的排污费制度将成为历史。

 
仝江 摄

  由“费”改“税”,本质上发生了哪些变化?环保税的征收,能否成为企业减排的一剂“猛药”?

  “费”与“税”的区别? 

  1979年,中国颁布《环境保护法(试行)》,确立了排污收费制度。按照规定,向环境排放污染物超过国家或地方标准的排污者,需要交纳一定的治理污染或恢复环境破坏费用。

  据统计,2003年至2015年,中国累计征收排污费2115.99亿元,缴纳排污费的企事业单位和个体工商户累计500多万户。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温宗国接受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记者采访时表示,排污费征收管理不规范,且不具有强制性,“排污量小、监管不到位的企业征收不了”。

  事实上,这反映了排污费制度的不合理之处。排污者只要不超过污染物的排放标准,便可无偿使用环境自净能力资源,客观上造成企业密集地区排污总量无法控制的局面。

  2016年12月2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五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

  根据《环保税法》,直接向环境排放应税污染物的企业事业单位和其他生产经营者为环境保护税的纳税人。应税污染物分为四大类,分别是大气污染物、水污染物、固体废物和噪声。计税依据根据污染当量数、排放量、分贝数确定。

  温宗国指出,相比于排污费,环保税的征收标准有很大的变化。虽然应税污染物仍然是大气、水、固体废物和噪声四类,但征收的税额直接与企业的排污量关联。最重要的是,“排污费更多意义上是一种行政手段,而环保税是基于市场机制的调节手段,以此来改变企业的环保行为”。

  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看来,环保税是一个更加规范、稳定、强制性的措施,对企业发出了更加明确的信号。

  征收有哪些挑战? 

  《环保税法》实施之后,征收权将由环保部门正式移交给税务机关,环保部则负责对污染物的监测进行管理。

 
许丛军 摄

  温宗国认为,环保税的计量需要一定的技术手段,因为环保税需要根据污染物排放量的大小做出评估和计量,在这方面,部门间的配合是一个挑战。

  他进一步指出,“环保税涉及如何监测和计量,且企业的排污量是实时变动的,如果没有很好的信息共享系统,对税收部门来说挑战很大”。

  多年从事环保设备设计、制作与安装的浙江双屿实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吴胡云告诉国是直通车记者,“过去招标都是低价取胜,有时别人出的价钱还不够材料费”,“对企业进行监测需要考虑测量仪器的灵敏度,否则用一段时间就失灵了,有的甚至自己调节仪器”。

  也就是说,如果环保税的征收不能达到公平,那么效果会大打折扣。

  再来看征收的税额,根据《环保税法》,大气污染物税额为每污染当量1.2-12元,水污染物税额为每污染当量1.4-14元,固体废物按不同种类每吨为5-1000元,噪声按超标分贝数每月350-11200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可在税额幅度内灵活调整。

  李佐军认为,环保税的征收是对企业利益的重新分割,增加了其成本,因此企业会感到难受。“再加上部分实体经济行业企业,尤其是高排放、高污染行业企业本身经营就比较困难,征收环保税将使其面临双重压力。”

  不过,温宗国也指出,“环保做得好的企业可能生存得更好,税负成本上升会相对较少,对他们来说是比较积极的影响”。

  如何减排又减负? 

  在诸多纳税企业中,火电、煤炭、采矿、化工、石化等14个重污染行业,被列为重点监控(排污)对象。环保税实施后,其税收支出可能大幅提升。

 
孟德龙 摄

  李佐军表示,税收无疑会增加企业的成本,会促使企业减少高排放、高污染产品的生产,这会达到减排的效果,但对企业来说,减负在短期内可能难以达到。

  不过,早期重视环保并较早开展污染控制工艺升级改造的企业,环保税对其影响并不太大。温宗国指出,企业应从战略和管理上提前做出部署,“唯一的出路是注重科技的创新和工艺技术的改造,虽然会有持续的投入,从长期的成本效益来看,减少环保税的缴纳和增加收益可能就会摊平这种负担”。

  据了解,当前污染物的减排技术已经十分成熟,只是成本存在差异。温宗国认为,企业可选择经济可行,同时又适合企业工艺特点和治理难度的技术,这并非当前的主要瓶颈。

  除了对污染物的监测,吴胡云认为,今后对环保设备的材质也应有所要求。他举例说道:“玻璃钢百年不可降解,报废之后如何处理是一个问题,但这种设备材料目前还在使用,应推广可以二次利用的材料”。

  此外,吴胡云指出,环保税实施后,应该对企业进行严格地监控,否则“半夜偷偷排放”的现象仍将存在。

  与此同时,为了更好地激励企业减排,温宗国认为,环保税应具有更加灵活的调节作用。比如,根据企业环保做得好坏,税收有所区别。

  无论企业是否做好准备,环保税也是开征在即。在李佐军看来,中国经济已由高速发展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环保税的征收有助于实现这种转变。

  “对企业来说,只有发展低污染、低排放的产业和产品,才会减少税收成本,这就会促进企业推进产品转型升级,重点去发展更高附加值、绿色低碳的产品,以形成新的竞争力。”李佐军说。(孙秋霞)